短篇小说《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十)》

编辑:文章阅读网发表日期:浏览:6

热门搜索 短篇小说  同桌的文章  水塘的文章  流浪汉的文章  同学的文章 

  拳腳相加欺負女孩有一套

  小學三年級的其他事情 ,我記不太多了  ,小學三年級的時候  ,有一個女同學叫沈香  ,那個叫沈香的女同學和我同桌過  ,長時間的不洗澡  ,留着一頭短發  ,衣服不曾換過  ,被當時班裏一個女學習委員經常辱罵嘲笑 。那時 ,我也經常欺負那些家裏比我窮的同學 ,以及那些學習成績不好的同學  ,我經常對他們進行欺負  。雖然于威威那群調皮同學經常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但是我卻同樣對看起來比我弱小的同學耀武揚威  ,故此  ,一個不說一個 ,當時的骨子裏都有一種欺負别人的習性  。當時有一個叫張生祥的同學  ,家裏非常窮  ,我就以欺負他爲樂  ,覺得在欺負窮人的過程中感覺到一種非常過瘾的感覺  。雖然當時我也是窮人家的小孩  ,但我欺負起别的窮人家的小孩一點也不手軟 。那時 ,班級裏有一個女同學患上了感冒  ,我平時習慣欺負那個女同學  ,比如用拳頭捶那女同學的後背  ,又或者用腳踢那女同學的腿  。那次那個女同學感冒的咳嗽的時候我又開始用拳頭捶了一下她的後背了  ,結果那個女同學咳嗽吐了一點血  ,就向老師報告說是我把她打吐血了 。結果老師第二天叫我叫家長去解決我對那女同學所進行的暴力行爲 。後來  ,第二天的時候  ,我的母親就去學校  ,不知道有沒有給那個女同學賠醫藥費  ,我就不得而知了  。

  窯廠窯洞流浪漢身裹髒雨衣

  八灘鎮南河岸村北以前有一個窯廠 ,那時  ,每當我上學放學多數時間都要經過那個窯廠  。有一個流浪漢曾在那窯廠的窯洞居住過一段時間  。那個流浪漢穿着塑料紙裹在身上的衣服 ,腳上穿着髒兮兮的破鞋子  ,渾身髒兮兮  ,散發着一股惡臭味  。那流浪漢的頭發因長期沒有清洗故此就在灰塵的沾染下結成一绺一绺的長條形狀  。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我和于威威那幾個同學放學後總是會經過那個流浪漢晚上睡的那個窯洞裏  。看那流浪漢吃的東西是用破瓦随機罐搭的一個竈台 ,裏面放着不知從哪裏刨來的土豆 。叫我們感到意外的是  ,一次我和于威威我們這些小學生在那個流浪漢待的窯洞裏觀看  ,突然聽說那個流浪漢會寫毛筆字 ,于是于威威就拿出毛筆、墨水和一張宣紙放在那個流浪漢的面前  ,隻見那個流浪漢拿起毛筆  ,蘸着墨水  ,在宣紙上寫了标準的宋體“公關”二字  。我們這些小學生看到以後大爲驚歎  ,沒想到那渾身髒兮兮的流浪漢竟然寫得一手如此漂亮的字  。

  碧水塘邊死嬰爛腐發惡臭

  在我家南邊裏許的地方有一片墳墓  ,墳墓的南邊有一條排水小河 ,小河的西邊南面有畝許地的水塘  ,那是我們那時這些小學生經常經過的地方 ,我曾親眼目睹過在那畝許地的水塘邊上被抛棄的死嬰  ,偶然的 ,我們這些小學生上學放學的時候經過那片水塘邊 ,就會看到有死嬰被扔在那裏  ,從死嬰被扔的水塘邊散發着陣陣的臭味  。在一次放學以後  ,我和于威威這幾個同學經過那片水塘邊的時候  ,于威威拿着蘆葦杆捅一個被扔在水塘邊的死嬰  ,死嬰的肚皮被于威威捅破  ,從死嬰被捅破的肚皮内流出了一截小腸 ,我們這些小學生們看到以後感覺惡心的跑開了  ,于威威也跟着跑開了  。

  幸災樂禍吐痰捉弄侯志明

  班級裏有一個同學叫侯志明 ,在三年級下學期的時候  ,侯志明和我同桌  ,有一次我吐痰把痰吐到了凳子上  ,侯志明沒有發現 ,一手摸到了我吐在凳子上的那口痰  。侯志明厭惡的把摸到我吐的痰的那隻手的手掌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  ,然後邊聞邊說  ,好臭好臭  。我幸災樂禍的看侯志明被我捉弄的窘迫樣子 ,感覺特别有趣  。

  狼山虎豹飛行棋裏弄乾坤

  那時 ,我們那些小學生習慣玩一種卡片 ,那種卡片的名字叫  ,狼山虎豹  ,具體的玩法是将那卡片擺成四乘六的格子形狀  ,一人把卡片按順序翻開一張  ,一人跟着翻開接下來的一張  ,如果一張比另一張大  ,就吃掉小的那一張  ,以此類推 ,吃掉的越多  ,就勝出  。還有一種遊戲是我們那些小學生經常玩的  ,那就是飛行棋  。飛行棋棋紙與棋子及一枚骰子被放在一個方紙盒裏  ,不同的棋子面上被貼有紅黃白綠四種顔色若幹  ,在玩飛行棋時就把飛行棋棋紙展開鋪在桌上或者地面上  ,把棋子分放在棋紙的四面底部  ,以劃拳決定誰先投骰子 ,所投的骰子數目爲走棋的步數  ,如果走棋最後一步爲跳步  ,就可以跳到指定的位置  。誰先把所有的棋子走到中心大本營 ,誰就勝出了  。

  作業做錯被打耳光如此教育怎堪成

  九歲 ,九月的時候  ,我開始進到小學四年級讀書  ,那時  ,父親已經去了張家港  ,父親的三妹一家在張家港工作  ,爲了照顧羊兆海 ,我父親的三妹就叫我父親離開上海轉而去張家港  ,名義上說是要叫我父親找工作  ,實際是要我父親去替她照顧羊兆海  。到小學四年級的時候  ,家裏的經濟狀況可以說是揭不開鍋了  。學費是沒有錢繳的  ,故此  ,那個班級的老師就時常的找借口打我  。記得  ,那時教我數學的是圩北小學的一個校長  ,是個四十幾歲的女的  ,用我那時的觀點來看  ,可謂是心狠手辣  。有一次  ,我數學作業做錯了 ,同時做錯數學的還有一些同學 。當時我們那幾個同學拿着作業本去到講台邊  ,那個姓程的校長扇了我好幾個耳光  ,我的嘴巴被打的有些淤青  。放學回家以後  ,母親看到我的嘴巴有淤青 ,就問我怎麽回事  ,我就把因爲數學作業做錯被打耳光的事情告訴母親  ,母親第二天就到學校裏找那姓程的校長理論去了 。這以後  ,那個姓程的校長似乎就沒再打過我了 ,然而 ,别課的老師卻也打過我幾回耳光  。分别是那教語文的班主任  ,是個四十歲左右的女的  ,以及  ,那個教社會課的老師  ,是個四五十歲的男的  。

  那時  ,因爲沒錢繳足夠學費課本費  ,因此那時我上課的課本就隻有兩三本  ,其他的課本是沒有的 ,所以上課的時候除了我有的課本之外 ,其它的就要看同桌的課本了  。那時  ,與我同桌的是程國虎 ,程國虎在上課的時候會讓我看看他的課本  。在小學四年級的時候 ,程國虎與我走的比較近  ,與我走的比較近的還有潘長林  ,周星星 。在一次考試的過程中  ,我有題目不會做  ,就仗着程國虎是我的好朋友以此催促他把答案寫成紙條告訴我  ,結果程國虎被我催的不耐煩了  ,就大聲的對老師說我要向他要答案  。那時  ,程國虎對待該事的态度讓我不高興  ,我以爲程國虎是我的好朋友  ,沒想到他卻當着所有同學的面告發我想作弊的行爲  ,可見那時我的心裏是多麽不舒服的 。

  後來  ,調了位置了 ,我就不和程國虎同桌了  ,轉爲與楊帆帆同桌  ,那楊帆帆是從别的小學轉過來的  ,七歲的時候都認識  ,楊帆帆家在北河岸橋西  ,靠近魯五強家  。那時 ,當我與楊帆帆同桌 ,我是非常高興的  ,畢竟是老朋友了  。放學回家以後  ,我把與楊帆帆同桌的事情對母親說了  ,結果母親表示不樂觀 ,母親說:“你怎麽跟那個獨角獸坐一塊了  。”我問母親爲什麽說楊帆帆是獨角獸  ,母親就告訴我  ,楊帆帆是一個任性又非常自私的女孩子  ,因此我跟楊帆帆同桌是不好的  。事實證明 ,母親說的是沒錯的  。

  在與楊帆帆同桌的那一段時間裏 ,楊帆帆的自私體現的淋漓盡緻  。當我上課沒有課本想要看她的課本時 ,她把課本遮起來不給我看 。當我缺少作業本而她卻有充足的作業本  ,她不好心給我一本  。當然  ,小學生  ,有這些自私心的也無可厚非  ,隻是當時我卻感覺孤獨 ,如果能有一點分享 ,那麽我的孤獨感說不定就不會那麽強烈了 。在一次上社會課的時候  ,我孤獨的坐着  ,手裏沒有書本  ,看着别的同學都有書本  ,看着那老師拿着書本講課講得津津有味  ,我的心裏就默然的升起一種凄涼之感  ,當看到楊帆帆坐在我的旁邊認認真真的翻着課本聽着課  ,我就知道  ,貧窮者是沒有朋友的 。于是  ,我拿着一把小刀  ,在孤獨的桌子上雕刻着孤獨的文字  ,周圍的世界已與我無關  ,周圍的同學在我眼裏已成空氣般虛無  。縱使楊帆帆如何漂亮 ,也不能叫我的目光看向她  ,她的外表穿着漂亮的服飾  ,她的内在肮髒透頂 。

  在我專心投入雕刻文字的過程時  ,那老師走到面前 ,狠扇了我兩耳光  ,并說我上課不認真聽講  。我的淚水流出眼眶  ,并更加投入于雕刻文字的過程  ,那孤獨的課桌被我刻到傷痕累累  ,恰如孤獨的童年在時光的雕刻下無盡滄桑  。淚水滴到了課桌上 ,流入我在其上所雕刻的文字  ,那文字是童年的我對那蒼涼世道的傾訴  ,這以金錢爲标尺衡量 ,這扭曲了人心并在自私裏沉淪  。楊帆帆見我以淚水爲無聲的抗訴  ,便将課本置于我的桌前 ,然而這毫無疑問已然晚了  ,愛心不是做作  ,乃爲發于真情  。就讓那惡心的女孩和其可恥的做作歸于永恒的黑暗吧  。

  人性的優點并未完全泯滅 ,即使希望了無痕迹時  。那時  ,在周末放假時分 ,程國虎來到我的家裏 ,叫我到他家裏去玩 ,我們打羽毛球 ,看書  ,嗑瓜子  ,不亦樂乎  。那時 ,我很久沒有洗過澡 ,程國虎就在一個周末時分叫我去街裏的澡堂洗澡  ,洗澡票的幾塊錢我是付不起的 ,程國虎替我付那幾塊錢的洗澡票  。那次是我童年唯一一次去澡堂洗澡  ,當時  ,季節是冬季 ,澡堂裏熱氣騰騰 ,那澡堂裏有個大水池  ,水池裏的水是微藍顔色  。記得那時洗完澡以後  ,我感覺渾身暢快 ,路面的氣溫接近零下 ,但是我卻不像平時覺得寒冷  。除此之外 ,程國虎還與潘長林一道  ,用零花錢給我買文具  ,那時  ,還有一個叫周星星的同學  ,也時常的在周末時分與我們這幾個朋友一起玩耍  。

  當那個冬天快要過去的時候  ,母親帶着姐姐哥哥和我去了張家港  ,于是  ,一段不同于過去  ,一段不同于過去的嶄新經曆  ,開始了……

  文/景山少爺/微信1327835231

  拳脚相加欺负女孩有一套

  小学三年级的其他事情  ,我记不太多了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  ,有一个女同学叫沈香  ,那个叫沈香的女同学和我同桌过 ,长时间的不洗澡  ,留着一头短发  ,衣服不曾换过  ,被当时班里一个女学习委员经常辱骂嘲笑  。那时 ,我也经常欺负那些家里比我穷的同学  ,以及那些学习成绩不好的同学  ,我经常对他们进行欺负  。虽然于威威那群调皮同学经常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但是我却同样对看起来比我弱小的同学耀武扬威  ,故此  ,一个不说一个  ,当时的骨子里都有一种欺负别人的习性 。当时有一个叫张生祥的同学  ,家里非常穷  ,我就以欺负他为乐  ,觉得在欺负穷人的过程中感觉到一种非常过瘾的感觉 。虽然当时我也是穷人家的小孩  ,但我欺负起别的穷人家的小孩一点也不手软  。那时  ,班级里有一个女同学患上了感冒  ,我平时习惯欺负那个女同学 ,比如用拳头捶那女同学的后背  ,又或者用脚踢那女同学的腿  。那次那个女同学感冒的咳嗽的时候我又开始用拳头捶了一下她的后背了 ,结果那个女同学咳嗽吐了一点血  ,就向老师报告说是我把她打吐血了  。结果老师第二天叫我叫家长去解决我对那女同学所进行的暴力行为  。后来  ,第二天的时候 ,我的母亲就去学校  ,不知道有没有给那个女同学赔医药费  ,我就不得而知了  。

  窑厂窑洞流浪汉身裹脏雨衣

  八滩镇南河岸村北以前有一个窑厂  ,那时 ,每当我上学放学多数时间都要经过那个窑厂  。有一个流浪汉曾在那窑厂的窑洞居住过一段时间  。那个流浪汉穿着塑料纸裹在身上的衣服  ,脚上穿着脏兮兮的破鞋子  ,浑身脏兮兮  ,散发着一股恶臭味 。那流浪汉的头发因长期没有清洗故此就在灰尘的沾染下结成一绺一绺的长条形状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和于威威那几个同学放学后总是会经过那个流浪汉晚上睡的那个窑洞里 。看那流浪汉吃的东西是用破瓦随机罐搭的一个灶台 ,里面放着不知从哪里刨来的土豆  。叫我们感到意外的是 ,一次我和于威威我们这些小学生在那个流浪汉待的窑洞里观看  ,突然听说那个流浪汉会写毛笔字 ,于是于威威就拿出毛笔、墨水和一张宣纸放在那个流浪汉的面前  ,只见那个流浪汉拿起毛笔  ,蘸着墨水  ,在宣纸上写了标准的宋体“公关”二字 。我们这些小学生看到以后大为惊叹 ,没想到那浑身脏兮兮的流浪汉竟然写得一手如此漂亮的字 。

  碧水塘边死婴烂腐发恶臭

  在我家南边里许的地方有一片坟墓 ,坟墓的南边有一条排水小河  ,小河的西边南面有亩许地的水塘  ,那是我们那时这些小学生经常经过的地方  ,我曾亲眼目睹过在那亩许地的水塘边上被抛弃的死婴  ,偶然的  ,我们这些小学生上学放学的时候经过那片水塘边 ,就会看到有死婴被扔在那里 ,从死婴被扔的水塘边散发着阵阵的臭味  。在一次放学以后  ,我和于威威这几个同学经过那片水塘边的时候 ,于威威拿着芦苇杆捅一个被扔在水塘边的死婴  ,死婴的肚皮被于威威捅破  ,从死婴被捅破的肚皮内流出了一截小肠 ,我们这些小学生们看到以后感觉恶心的跑开了  ,于威威也跟着跑开了 。

  幸灾乐祸吐痰捉弄侯志明

  班级里有一个同学叫侯志明  ,在三年级下学期的时候  ,侯志明和我同桌  ,有一次我吐痰把痰吐到了凳子上  ,侯志明没有发现  ,一手摸到了我吐在凳子上的那口痰  。侯志明厌恶的把摸到我吐的痰的那只手的手掌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  ,然后边闻边说 ,好臭好臭  。我幸灾乐祸的看侯志明被我捉弄的窘迫样子 ,感觉特别有趣 。

  狼山虎豹飞行棋里弄乾坤

  那时 ,我们那些小学生习惯玩一种卡片 ,那种卡片的名字叫  ,狼山虎豹 ,具体的玩法是将那卡片摆成四乘六的格子形状  ,一人把卡片按顺序翻开一张  ,一人跟着翻开接下来的一张 ,如果一张比另一张大  ,就吃掉小的那一张  ,以此类推  ,吃掉的越多 ,就胜出  。还有一种游戏是我们那些小学生经常玩的  ,那就是飞行棋  。飞行棋棋纸与棋子及一枚骰子被放在一个方纸盒里  ,不同的棋子面上被贴有红黄白绿四种颜色若干  ,在玩飞行棋时就把飞行棋棋纸展开铺在桌上或者地面上 ,把棋子分放在棋纸的四面底部 ,以划拳决定谁先投骰子  ,所投的骰子数目为走棋的步数  ,如果走棋最后一步为跳步  ,就可以跳到指定的位置  。谁先把所有的棋子走到中心大本营 ,谁就胜出了  。

  作业做错被打耳光如此教育怎堪成

  九岁 ,九月的时候  ,我开始进到小学四年级读书  ,那时  ,父亲已经去了张家港  ,父亲的三妹一家在张家港工作  ,为了照顾羊兆海  ,我父亲的三妹就叫我父亲离开上海转而去张家港 ,名义上说是要叫我父亲找工作  ,实际是要我父亲去替她照顾羊兆海  。到小学四年级的时候  ,家里的经济状况可以说是揭不开锅了  。学费是没有钱缴的 ,故此 ,那个班级的老师就时常的找借口打我  。记得 ,那时教我数学的是圩北小学的一个校长 ,是个四十几岁的女的  ,用我那时的观点来看  ,可谓是心狠手辣  。有一次  ,我数学作业做错了 ,同时做错数学的还有一些同学  。当时我们那几个同学拿着作业本去到讲台边  ,那个姓程的校长扇了我好几个耳光 ,我的嘴巴被打的有些淤青  。放学回家以后  ,母亲看到我的嘴巴有淤青  ,就问我怎么回事  ,我就把因为数学作业做错被打耳光的事情告诉母亲  ,母亲第二天就到学校里找那姓程的校长理论去了  。这以后  ,那个姓程的校长似乎就没再打过我了  ,然而  ,别课的老师却也打过我几回耳光  。分别是那教语文的班主任  ,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女的  ,以及 ,那个教社会课的老师  ,是个四五十岁的男的 。

  那时 ,因为没钱缴足够学费课本费  ,因此那时我上课的课本就只有两三本  ,其他的课本是没有的  ,所以上课的时候除了我有的课本之外  ,其它的就要看同桌的课本了 。那时  ,与我同桌的是程国虎  ,程国虎在上课的时候会让我看看他的课本  。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  ,程国虎与我走的比较近 ,与我走的比较近的还有潘长林  ,周星星  。在一次考试的过程中  ,我有题目不会做  ,就仗着程国虎是我的好朋友以此催促他把答案写成纸条告诉我 ,结果程国虎被我催的不耐烦了  ,就大声的对老师说我要向他要答案  。那时  ,程国虎对待该事的态度让我不高兴 ,我以为程国虎是我的好朋友  ,没想到他却当着所有同学的面告发我想作弊的行为  ,可见那时我的心里是多么不舒服的  。

  后来  ,调了位置了 ,我就不和程国虎同桌了 ,转为与杨帆帆同桌 ,那杨帆帆是从别的小学转过来的  ,七岁的时候都认识  ,杨帆帆家在北河岸桥西  ,靠近鲁五强家 。那时  ,当我与杨帆帆同桌  ,我是非常高兴的  ,毕竟是老朋友了  。放学回家以后  ,我把与杨帆帆同桌的事情对母亲说了  ,结果母亲表示不乐观  ,母亲说:“你怎么跟那个独角兽坐一块了 。”我问母亲为什么说杨帆帆是独角兽  ,母亲就告诉我  ,杨帆帆是一个任性又非常自私的女孩子  ,因此我跟杨帆帆同桌是不好的  。事实证明  ,母亲说的是没错的 。

  在与杨帆帆同桌的那一段时间里  ,杨帆帆的自私体现的淋漓尽致 。当我上课没有课本想要看她的课本时 ,她把课本遮起来不给我看  。当我缺少作业本而她却有充足的作业本  ,她不好心给我一本  。当然  ,小学生  ,有这些自私心的也无可厚非  ,只是当时我却感觉孤独 ,如果能有一点分享  ,那么我的孤独感说不定就不会那么强烈了  。在一次上社会课的时候  ,我孤独的坐着  ,手里没有书本  ,看着别的同学都有书本 ,看着那老师拿着书本讲课讲得津津有味  ,我的心里就默然的升起一种凄凉之感  ,当看到杨帆帆坐在我的旁边认认真真的翻着课本听着课  ,我就知道  ,贫穷者是没有朋友的 。于是  ,我拿着一把小刀 ,在孤独的桌子上雕刻着孤独的文字  ,周围的世界已与我无关  ,周围的同学在我眼里已成空气般虚无 。纵使杨帆帆如何漂亮  ,也不能叫我的目光看向她  ,她的外表穿着漂亮的服饰  ,她的内在肮脏透顶  。

  在我专心投入雕刻文字的过程时  ,那老师走到面前  ,狠扇了我两耳光  ,并说我上课不认真听讲  。我的泪水流出眼眶  ,并更加投入于雕刻文字的过程  ,那孤独的课桌被我刻到伤痕累累  ,恰如孤独的童年在时光的雕刻下无尽沧桑  。泪水滴到了课桌上 ,流入我在其上所雕刻的文字  ,那文字是童年的我对那苍凉世道的倾诉  ,这以金钱为标尺衡量  ,这扭曲了人心并在自私里沉沦  。杨帆帆见我以泪水为无声的抗诉  ,便将课本置于我的桌前  ,然而这毫无疑问已然晚了  ,爱心不是做作 ,乃为发于真情  。就让那恶心的女孩和其可耻的做作归于永恒的黑暗吧 。

  人性的优点并未完全泯灭 ,即使希望了无痕迹时  。那时  ,在周末放假时分  ,程国虎来到我的家里  ,叫我到他家里去玩  ,我们打羽毛球  ,看书 ,嗑瓜子 ,不亦乐乎  。那时 ,我很久没有洗过澡 ,程国虎就在一个周末时分叫我去街里的澡堂洗澡  ,洗澡票的几块钱我是付不起的  ,程国虎替我付那几块钱的洗澡票  。那次是我童年唯一一次去澡堂洗澡 ,当时 ,季节是冬季  ,澡堂里热气腾腾 ,那澡堂里有个大水池  ,水池里的水是微蓝颜色 。记得那时洗完澡以后 ,我感觉浑身畅快  ,路面的气温接近零下  ,但是我却不像平时觉得寒冷 。除此之外  ,程国虎还与潘长林一道  ,用零花钱给我买文具  ,那时  ,还有一个叫周星星的同学  ,也时常的在周末时分与我们这几个朋友一起玩耍  。

  当那个冬天快要过去的时候  ,母亲带着姐姐哥哥和我去了张家港 ,于是  ,一段不同于过去  ,一段不同于过去的崭新经历 ,开始了……

  文/景山少爷/微信1327835231

    
上一篇:
下一篇:

短篇小说《回家》

短篇小说《我要尖叫》

短篇小说《生死对话》

短篇小说《心因性记忆片段障碍症》

短篇小说《阴冷的狞笑》